卑微者

静悄悄地做人,像早晨一样清白。


我的剑只斩恶人,终有一天我也会自刎。


Je hais les roses,Autant que mes sanglots.
——我恨那些玫瑰,如同憎恨自己的啜泣。

音乐生裸考:不看乐理不听音,不开嗓子不练琴。

不想写刀。

双扎。不定时更新,随手堆积。

30.(rps,animal killer兽化梗,梗源空间,侵删)
Oedo的竞争对手Mikelangelo住在跟他隔着两条街的另一座独立别墅里,他们两个是这附近很出名的侦探,没有打过几次照面,但是对对方都印象深刻。有一天Oedo收到了Mikelangelo的电子邮件,Mikelangelo邀请他一同破解一个疑案。他会提供所需要的一切资料,由于私人问题一个月内不能露面,只能麻烦Oedo替他寻找线索和证据。Oedo答应了,两个人的通讯频繁起来,但还是没有见面。两周后的一个午夜匆匆赶回家的Oedo路过Mikelangelo的家,见还有灯光便心血来潮去敲门看看——这几周...

“我摘星星给你吧。”

Just something I can turn to,somebody I can kiss.

“我到哪里都只是一个人而已,为什么要在意去哪里?不管有多少人都好,不管有多亲密都好,对我来说都是没什么关系的,是这样的,我已经完全知道啦,只是还不习惯。……没有归属感。”

虽然你影子还出现在我眼里,
在我的歌声中早已没有你。

我知道推过了,是第二次。

午睡做梦梦见了我的女审神……狐狸面具遮住全部的脸,夏天就换成只遮住半张脸的,身材高挑,穿衣风格偏中性,一眼难以看出性别,深棕色齐肩发,左眼是蓝色右眼是红色,当初给的设定是半神还是什么,总而言之是个被暂时废弃的替代物吧。带手套,就是那种像射箭时会带的,卡在中指上的那种,平时也会带无指手套。刀剑佩在右侧,不过左右手都能用。披着很长很宽的浴衣,翻到前面是白衬衫这样奇妙的搭配。
还挺想写她的本丸日常的。

萨列里说,您好,请帮我关一下灯,那只鬼魂就照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