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者

静悄悄地做人,像早晨一样清白。


Je hais les roses,Autant que mes sanglots.
——我恨那些玫瑰,如同憎恨自己的啜泣。

这话我今天讲了三遍,现在是第三遍。

我的国家可以不要金牌,但它不能没有血性。

刷了一遍微博还有人在说白白把冠军让给对手花人民的钱训练到了要回报的时候又怎样怎样,请问您之前的比赛是用屁眼看的吗?被怼了说公开赛是个人赛又说个人赛队服上也有国旗也是代表国家——老子今天就是双标,他们的行为很代表国家,有哪里不对吗?攘外必先安内啊老哥。还有你当这是买号跑马呢,把运动员当什么了,冠军他妈的就那么重要吗?您这么看重国家的金牌啊奖项啊哪天如果有什么用人来交换奖牌的不存在的活动我第一个推荐您,不过就您这样的能不能换个土牌都是未知数。

说来惭愧,我日常是不怎么关注体育赛事或新闻的,但我就喜欢看见我们的英雄挥...

英雄难道是时代和政治的消遣品吗?放你的狗屁!

你不要怕,会发光的人老去的时候也格外好看,有骨头的人被推上风口浪尖也会站稳脚跟,如果有某种感情或者信念,无论如何都会等到明天。
你不要怕,虽然明天可能遥遥无期,虽然会有人故意翻过黎明用相同的光欺骗你,但是你不要怕。

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喜欢/推荐这句话?喜欢的比较多那应该不是随手礼貌一下。你们对这句话是怎么想的?我很好奇,如果可以的话请告诉我吧。

卑微者:

“如果那里有人,我就不去了。”
“这里的人包括早期的朋友和非同类。”


“如果那里有人,我就不去了。”
“这里的人包括早期的朋友和非同类。”

“嘿先生,您看起来非常眼熟。我们可能在什么地方见过?”
“喔,我伟大的莫扎特,我们在这儿见过,就在这家酒馆,就在过去、现在……或许还有、嗝!……未来。”
“或许还有我的幻想世界——我说伙计,让我吻您一下吧,就一下,这样我就知道那个用力拉扯我的家伙究竟是不是您了。”
“嗯……嗯?(清醒了一点)您在说什么胡话,你们这些唔(被亲)——嘿,嘿!听我说话年轻人!你们这些音乐家们,幻想世界里头不都是天使和上帝吗?怎么会有我?”
“(摸一下嘴唇小声地)好像不是……您这里难道不是人间天堂吗?”
“哈!这话倒是不赖。”

一个奇怪的脑洞,因为小丑和老板是同一个人演的,不过他们并不是“同一个人”吧。
法扎太好看了。不打tag...

你身处风暴中心,由此便多了一只眼睛,从前埋伏着的不完美接连暴露,一览无遗。

我第27984次问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话到嘴边却变成你真的是星星吗,你为什么这么黯淡啊?你并没有要消亡的迹象,可是你为什么不能触摸到月亮?

以前和伙伴子填问卷时一个很复杂的私设,现在简化一下是这样的。

被暗恋对象触碰会有不同程度的伤痕,伤势轻重随触碰程度变化,伤痕仅自己可见。感情逐渐冷却就会自愈,一直暗恋就一直受伤但不会死亡;另一种方法是得到对方真心的亲口告白。

另外一个脑洞。

被恋人告白会导致心痛,严重心碎。告白方式包括语言和文字和动作。多发于雨季,持续时间不定,一般在冬天痊愈。

名字什么的……完全不知道。

如果可以,希望打破屏障去你那里,什么都不说,静静地看着你沉默地燃烧无可奈何的怒火,看你一言不发,看你双眼淡漠又锐利。你不会听我说话的,你听不进去,我只好抱膝坐着坐在角落,眯瞪着眼睛,“没关系,我知道你的灵魂清白透明。”

怎么,难道我失去了我的王座,不再是一方领土的君王了吗?我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失去某种特定的权威和尊严,忍冬花勾走我的皇宫,太阳吃掉我的王冠,你看着我,孩子气地说出成人大无畏的宽容大度的话。

我还是一位没有子民的自我的君主,如果没有人朝拜,我就收起唯一的鹅绒披风,抱膝坐着坐在王座背后,在黑暗的那面,你背对星星,黑暗是一言不发的无力。

没关系,我知道你的灵魂清白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