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者

静悄悄地做人,像早晨一样清白。



我的剑只斩恶人,终有一天我也会自刎。



Je hais les roses,Autant que mes sanglots.

——我恨那些玫瑰,如同憎恨自己的啜泣。

我写诗

又不写

我在光下

又不在

我充满哲理

又愚昧无知

舍友刚刚放的时候我一下没听出来原曲是什么
华晨宇牛逼……他改完我听出追梦的味道

风的种子跟花瓣说我们去旅行吧,我可以吹着你,你不用很费劲,但是你不能停下,要顺着我打转,这样才能去很远的地方。于是花瓣最远的距离超出了离树一百米远的池塘。


我觉得,在有一个黄昏花瓣对风的种子说,我觉得我想在这里停下,我已经要干枯了。风的种子放轻了气息,他们只在半空打转,他特意走无人的小道,以防花瓣被突然伸出的手抓去。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丢下你。风的种子不知道自己会成为什么,他是被丢下的还未发芽的风,只是小小一缕,比人类的呼吸要重而已,可能会消散,也可能不会,只是想在消散之前一直跟花瓣在一起。


花瓣和他一起沉默地旅行了一个又一个夜晚,在他半身枯棕的时候他跟风的种子这样说。...

我的语言苍白无力
且用心跳骤停为我证明
我已屈服于你
可能只因为你晃荡了杯中酒
可能只因为你融入了桌上星

我本质肤浅,在知道他有趣灵魂前只知道他太过好看,并耽于这皮相。

“人类”是名词,“人”是形容词。

If I were a boy
Even just for a day

他衣摆翻动的时候最是意气风发。

你把头发染成那个颜色,第一眼看下去就让我想没有任何想法的掉泪,很像抬头直视阳光,阳光太刺,可是你稍微低了低头。

我不能一直妄想在你过去的故事里找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