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者

静悄悄地做人,像早晨一样清白。


我的剑只斩恶人,终有一天我也会自刎。


Je hais les roses,Autant que mes sanglots.
——我恨那些玫瑰,如同憎恨自己的啜泣。

禾原的白大褂被她的眼泪和口水弄得一塌糊涂。为了隔绝呼吸和哭声她把衣服脱下随手卷成一团胡乱地塞进嘴里狠狠咬着。她是唯一一个能躲过Y的聪明的人,他的聪明是一种可怕的才能,在她之前在她之后没有其他任何一个谁能逃过这一劫,所以才得以独自躲在实验站的地下室那么久又不被发现。禾原哭得可以说是惨烈到尸体标本都会忍不住复活的地步,复活却不是为了拥抱她,而是为了从四面八方将她杀害,五马分尸后拖入福尔马林。阿奇是少数的知情者,可他将不会原谅她。

测恶实验站。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