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者

静悄悄地做人,像早晨一样清白。


我的剑只斩恶人,终有一天我也会自刎。


Je hais les roses,Autant que mes sanglots.
——我恨那些玫瑰,如同憎恨自己的啜泣。

“这是你的伞。是你的。原来是他的,但是他送给你了,所以是你的,你来的第一天用一大沓钞票折出一捧玫瑰,找不到东西托着,就问他拿了这把伞。这是你的玫瑰,你拿着吧,它是真的。你拿着它,往前走,走到走廊尽头,一直走,你会明白一切,你也会立刻梦醒,记忆随即消失。你只有在那一个瞬间才明白一切。但是你走慢一点啊,你慢慢走吧,你也不能不往前走,因为那已经被安排好了。‘他拿着玫瑰,玫瑰在梦的尽头枯萎’,你被预言了。不要问我为什么,在你的认知里没有我的存在,我只是一个骗子,但是预言迟早会被应验。”
“……不是,没有这件事,你以前也没有爱过任何人,我只是与你比较亲近,不如说你比以前更好相处,但是都没什么关系。我跟着你去吧,你可以看看地图,你最后经历过的,和那把伞的来由都在那上面,有迹可循,你慢慢想吧,即使我对此不抱希望。我跟着你,你穿过走廊吧,我不能过去,我很快要迎来梦醒的屠杀开幕,你是他们给我们的一把钥匙,一个虚假的被操控的希望。……我没有怪你,你什么都不知道。”
“好了,我们一起走吧。记得在最后一刻回头望我,想起了什么就喊出来,就喊我的名字吧,予我以祝福和诅咒。”
“其实我对你怀有憧憬,不管是什么时候。但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跟你的联系也只是在交换称谓的时候,在双手礼貌性接触的时候,我其实连你会不会记得我的名字也毫无把握。但是我……算了,我们走吧,我不会骗你的,你没有欺骗的价值。”
“你为什么不死呢……如果你死的话,我就不会那么悲喜交加。你是一个病态的人为奇迹,你从未熠熠生辉过,可是我是那么喜欢你。”
“不要回应我了,也不要拉我的手。走吧,去履行预言了。”

做的一个梦。差不多是梦里所有的内容。
非常的马尔克斯,色调也很马尔克斯,但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干巴巴地把内容记录下来。
后面真的死人了,非常的疼。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