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者

静悄悄地做人,像早晨一样清白。


我的剑只斩恶人,终有一天我也会自刎。


Je hais les roses,Autant que mes sanglots.
——我恨那些玫瑰,如同憎恨自己的啜泣。

双扎,只有两段。

26.
米扎看见一只白色的海豹在地上翻滚,阿玛德也在地上翻滚然后跟海豹抱在了一块。
米扎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反正都是做梦,梦里豆扎已经变成很多东西了,这次变成个海豹也没什么稀奇。他叫了声“沃尔夫冈”,海豹豆扎就啪嗒啪嗒地向他挪动,活像一团能摸到的云。豆扎在他脚边就地一躺,露出肚子,闭上圆碌碌的眼睛,张嘴打了个哈欠。

“沃尔菲,我要窒息了……”
米扎疑惑地睁开眼,豆扎无奈的脸过了好一会才把他脑子里的海豹挤出去,可豆扎的白睡袍又把海豹的形象召回来。
“你真可爱。”没有完全清醒的米扎嘟嘟囔囔着往他胸口那边拱几下。这正是梦里海豹豆扎对自己做的,他那时候心都快化了。豆扎现在的心情跟他的一样,是恨不得突然一下抱紧对方让他吓一大跳的那种,在有点焦躁的叹气后豆扎咬了一下他的耳朵。

27.
这种变动物的梦豆扎也有做过,他梦见的是自己变成了兔子,还在动物的发情期,睡醒之后发现自己浑身是汗,侧头见米扎还在睡觉,一条腿露在外面被子夹在两腿之间。
豆扎悄悄比划比划,觉得米扎变成兔子比较合适。

Fine.





Fine?
Nein.
2017.7.31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