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者

静悄悄地做人,像早晨一样清白。


我的剑只斩恶人,终有一天我也会自刎。


Je hais les roses,Autant que mes sanglots.
——我恨那些玫瑰,如同憎恨自己的啜泣。

双扎。不定时更新,随手堆积。

30.(rps,animal killer兽化梗,梗源空间,侵删)
Oedo的竞争对手Mikelangelo住在跟他隔着两条街的另一座独立别墅里,他们两个是这附近很出名的侦探,没有打过几次照面,但是对对方都印象深刻。有一天Oedo收到了Mikelangelo的电子邮件,Mikelangelo邀请他一同破解一个疑案。他会提供所需要的一切资料,由于私人问题一个月内不能露面,只能麻烦Oedo替他寻找线索和证据。Oedo答应了,两个人的通讯频繁起来,但还是没有见面。两周后的一个午夜匆匆赶回家的Oedo路过Mikelangelo的家,见还有灯光便心血来潮去敲门看看——这几周来总有什么神奇的力量吸引着他走向Mikelangelo。开门的是Mikelangelo的管家,说他的主人不见任何人。Oedo想也不想伸长脖子对着屋内大喊Loconte先生,您应该请您的临时搭档吃点东西,他快要饿死了。管家摁住耳机,听了一会把Oedo请进餐厅,让厨房做了点吃的。Oedo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Mikelangelo真的会请他吃东西,一时间有些呆,这时候管家递给他一个听筒,对面是就在楼上房间的Mikelangelo。
“嘿,晚上好,您可以叫我的名字。”
“晚上好,您的名字有些长——我叫您‘Mike’好吗?我找到了有意思的东西,您确定不下来和我一起面对面谈谈?”
“嗯……我想不了,我不方便下来。”
“那我上去吧,我想见见您。”Oedo边说边站起来,身边的管家挪动脚步挡在楼梯口前。
“对不起,我亲爱的朋友,我现在不适合接待客人……事实上因为身体原因,我已经差不多有三周没有出门了。”
Oedo慢慢坐回椅子上,语气里满满的遗憾和失望。
“我会等您恢复了再来见您的。”
“好的,我非常期待。现在我们来谈谈……哈……谈谈您说的有趣的事吧。”
电话那头传来奇怪的声响,最初Oedo没有介意,他向Mikelangelo说着他的新线索,他猜测嫌疑人应该是去了别的地方,那里离这里很远,要先乘坐两天长途汽车再坐八个小时左右的船才能到,没有飞机。
“好的,非常好,您真是太棒了……嘶……您认为是否有要亲自去看看的必要?”
“当然有,权当旅游了。”Oedo发现了不妥,“您还好吗?”
“我……”对面突然倒抽一口气,而后慢慢呼气,“我没事,不用担心。那么请您在明天下午去看看吧,我们随时保持联络。我先休息了,您请自便。”
Oedo在Mikelangelo家期间隐约听见有东西在拍打地板,询问管家却没有得到答复,不仅如此,他还敢说他听见了某种动物沉重的鼻息。待他离开Mikelangelo的别墅,抬头望见天上圆月的时候,身后的别墅传出狼嗥。
第二天下午Oedo依言前往地点,在将近三天的跋涉后抵达目的地。通过某个契机Oedo知道了这个“疑案”实际上并不存在,一切都是Mikelangelo的谎言,这个案件是他编造出来的。他正要打电话给Mikelangelo,输入数字的过程中被突然弹出的邮箱提示打断,打开一看是Mikelangelo发给他的一封定时邮件,邮件上解释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Mikelangelo被感染上某种疾病,在一个月内会逐渐变成动物。
“ 这种病症的可怕之处还在于,兽化的那一方可能会将不爱他的那个人杀掉。这一切是因为我喜欢上了您,我猜您喜欢的动物是狼,因为我变成了这个。并不存在什么寻找线索,我只是在为您寻找安全的地点,是我去到要花点力气的地方,谢天谢地我们找到了,您将出现在那里。我不敢想象能让您在短短几十天内爱上我,虽然我坠入爱河只是因为您的一个眼神……”
Mikelangelo在找他“合作”前已经患病一周,他们合作了两周,现在是第四个星期七分之四的时间。按照日期看来离三十天只有五天,但是回程的船和汽车三天后才有。Oedo一通电话直接打到Mikelangelo的手机上,铃声响了好久对方才接起。
“是我,Mike。”Oedo抢先说,“你能说话吗?”
“……是的,我能。”
“很好。你有长出利齿什么的吗?”
“昨晚睡前长出了,现在倒是不见了。”
“你没有失去理智。”
“是的,您看,我能跟您正常通话。”
“您的动物尾巴和耳朵呢?”
“它们倒是还在。”
“真可爱……”
“既然我没事,那我可以认为您也是爱我的吗?”





困死了。空间看见这个梗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快点把对方送出国,趁自己还有意识。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