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者

静悄悄地做人,像早晨一样清白。


我的剑只斩恶人,终有一天我也会自刎。


Je hais les roses,Autant que mes sanglots.
——我恨那些玫瑰,如同憎恨自己的啜泣。

辅导老师明天——现在是今天——早上就走,晚上我们给他搞了个欢送会,疯狂得我以为是联考已经结束了我们这班人在互相吻别。宿舍的一个女孩子到后面光明正大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我们几个女生面前吧唧了他一口,把辅导老师吓到了。我说你赚了,你被我们宿舍最可爱的女生亲了,他说对的对的。
其实我很喜欢辅导老师,但不会是那种喜欢,是单纯的喜欢可爱的美好的事物而已。我没有爱过任何人,我很难明白什么是爱,我平时说的我爱你、我爱你们,其实也可能只是简单的喜欢。这次也不例外。我本来不想哭的,我弹完伴奏从钢琴后面出来,看到女生都红了眼眶,辅导老师仰着头,眼睛里溢满我们手电的光、蜡烛的光、和自己的眼泪。那时候我就不好了。我一直不敢看男的流泪,感觉好像理解了为什么有些男生不敢看见女生哭。吃蛋糕的时候我也在哭,差点噎死,我那个有轻微恐女症的大兄弟,不知道怎么劝我,抬手拍拍我的肩,过了一会又突然弹开,我还没哭完就笑了。

那个人的耳钉。我今天一直把焦点放在辅导老师的耳钉上。他打了耳洞,今天带了一枚很亮的水钻耳钉,我记得跟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一样的,第一次是在入学试,他当监考员,那个时候我觉得我跟他不会有什么关系,反倒是我的同学说想他当她的班主任。后来他成了我在这里第一个月的班主任,今天搞欢送会的这个班就是第一个月的四班。
我在他背后看见他的耳钉和后颈,还有沾着巧克力的格子衬衣,突然得就哭了,因为接下来的时间就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我不会爱人的原因之一是我没有资格,我不好看,也不聪明,更不温柔,缺乏一切值得被爱的要素,我也不那么一往直前无所畏惧,于是我就只是看着他的耳钉。

后面打扫卫生时,不知道谁放了一首歌,歌词里有一句大意是我怕我没有机会再跟你说再见还是什么,班上弹琵琶的那个女孩站在黑板前一动不动,是哭了,我听懂那个词后又哭了,一边扫地一边小声叨叨说是谁选的歌,太应景了吧。

现在朋友圈还是我们在嗨,快疯了,感觉真的像联考结束了正在吻别。我一直都很想有一个不会结束也不会冷却的地方,同时也一直知道每个人都会失去一个又一个的怀抱。

我记起来了,辅导老师不止一次说过我能考重本,今晚也是,拍拍我的肩说一定能重本,这可别是个flag。
为什么要信任我呢,我的声乐简直是一团糟,钢琴也快不行了。
还有什么呢,我今天做的最大胆的事除了跟他们一起蹦迪,就是抱住了他的腰。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喜欢别人,所以我只是看着他的耳钉,还有下巴上没刮干净或者是刚冒出来的胡碴。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