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者

静悄悄地做人,像早晨一样清白。


我的剑只斩恶人,终有一天我也会自刎。


Je hais les roses,Autant que mes sanglots.
——我恨那些玫瑰,如同憎恨自己的啜泣。

阿奇知道禾原做过的最狠的事,也知道她能比这更狠,她太擅长看到他人的内心,往往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让人崩溃。她第一次当着所有研究员的面无痛处死一个试验品,那时她病得很重,声音嘶哑,强撑着笑脸满面,俯下身子对那个扭动的人嘘了一声。全场都安静下来,玻璃外的人屏息凝神,玻璃内的人以为有一线生机。
“你是废物。”
远远的,阿奇看见一滴汗从禾原的发间滴落,世间万物都在那滴浑浊的液体里穿梭,等它落地的时候,那个人就死了。它现在还在半空。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