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者

静悄悄地做人,像早晨一样清白。


我的剑只斩恶人,终有一天我也会自刎。


Je hais les roses,Autant que mes sanglots.
——我恨那些玫瑰,如同憎恨自己的啜泣。

想起昨晚去e栈拿快递,因为是第一次所以觉得巨神奇,拿了之后觉得以后都很想用这个拿快递……太好玩了,完全不知道是哪一个会打开。
但是麻烦不要在我头顶打开好吗,幸好我矮不然昨晚输完数字就要被头顶那个弹开的盖子直接打到了。总之吓得我后跳一步低低骂了一句粗,后面奶茶店的老板娘很惊奇地看着我。话说是不是很多人都觉得学音乐的人不会爆粗还是不能爆粗?我自己倒是觉得爆粗跟专业没什么关系,而且如果是说会不会的话,学语言学或者之类的跟文学有关的应该更大可能不会,因为他们可能会有一套不带脏字的词库表达愤怒。
但是我觉得适当的粗口很适合发泄……适当就好,过了就算了。
说起来我们视练老师教我们音乐生骂人应该指着别人唱35/61。我第二天才想明白是为什么。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