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者

静悄悄地做人,像早晨一样清白。


我的剑只斩恶人,终有一天我也会自刎。


Je hais les roses,Autant que mes sanglots.
——我恨那些玫瑰,如同憎恨自己的啜泣。

停电停了差不多一天,中午发现四楼走廊尽头一直关着的那道门开了,是另一条走廊,看起来像美术生的宿舍,没怎么在意,也没去看,晚上才知道那是楼下画室的重点班。
知道的原因很玄幻,是因为我们奉命七点钟回去教学楼,然而那个时候还是没电,再加上打台风,六点半的时候就已经差不多一片漆黑了。既然没灯,那就不用上课,不用上课,那就嗨啊。于是一群人上演了没有电的音乐生,我只会弹那种要考试的曲目,没什么能拿出来跟他们一起玩的,摸黑弹了一把革命,没到一半就摸不下去了,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抬头看见钢琴后面有一个画室的小哥哥。
我弹琴声音特别大,循声而来的不在少数,美术生真的是头一次。我想起有个朋友跟我说美术生是停电都要打着手电画画的,我就在想我靠声音大得三楼都听见了吗,是不是来投诉的?
“是不是太大声吵到你们画画了?”
“没有没有,停电了,我们听见你们在唱歌,过来看看。”
有个女生问我诶你怎么知道他是画室的。
“人家衣服上写着啊,你看。”三道光打过去画室小哥哥的衣服上。
后来那边画室重点班的学生差不多都跑过来耍了(。)唱到一半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去画室看看啊,画室的学生就推着我们举着手机带我们到了走廊尽头,穿过那道平时一直关着的门,一脚踏进美术生的地盘。
那个时候真的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踩进去的时候才后知后觉我是第一个跑过去的音乐生,其他人跟在后面,美术生那边应该是趁着大晚上停电老师不在赶紧休息休息,这个时候就跑出来了。
还有几个唱歌很好听的美术生,我们开玩笑说你们快点转科我们给你们留位置。
一开始那个来的小哥哥长得特别好看,举着手电站在旁边跟我们说话,说平时他们画画在隔壁也能听见我们上课,唱歌练琴练声都听得见,问会不会很吵,旁边两个小姐姐说不会,没事的。有人碎碎念了句艺术的友好交流啊,走廊安静了一会就开始鼓掌对对对就是这样。
后面又折回音乐生的地盘嗨了一首歌,美术要开始上课了,他们就转了回去,临走的时候我说下次有空过来耍啊,他们说好啊,走的时候把走廊那道门带上了。
感觉好像我在这里跟美术生有些奇妙的……缘分吗,不知道,但是偶然说上话的都是美术生。有一次下暴雨,我没带伞,想着冲过去吧,就低着头冲了,撞上前面一个美术生。我说同学不好意思,要么你让一下,要么你遮我一下。我本来只是开玩笑的,那个女生立刻把伞往我这边挪了,说你过来吧。

刚刚舍友回来,说今天那道门开的原因是打台风,为了方便逃跑才开的,以后应该都不会开了。

评论

热度(19)